帐号登录
 两周内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社交帐号登录

业内关注:凤凰待涅槃

  • 香港卫视
  • 2021/02/18 22:54
分享到:
  • 收藏
  • 37.4万

无标题2.png 


微信公众号“传媒茶话会”2月16日发表题为《凤凰待涅槃》的文章称,最近,凤凰卫视高层或将有大变动的消息让凤凰卫视成了社交圈里谈论的热点,很多人的记忆被唤醒,他们在探讨的时候多会加上一句“上学时特别喜欢凤凰”,“10多年前特别喜欢凤凰”……


岁月如刀,每一圈年轮都在我们脸上镌刻下印痕,无论贫与富、贵与贱,从无差别。新年带给人喜悦,也和着忧愁。


2021年是凤凰卫视的第25个年头,对于一家传媒集团来说,25岁不算老,但对凤凰而言,一代风流在为逝去的青春浩叹。

 

·凤凰展翅高飞

 

凤凰卫视创立之初,创始人刘长乐身边,名流环绕,干将如云。凤凰卫视以独特的分寸感开创了华语媒介的新篇,那般盛境依稀如在目前。


1996年3月31日晚7点,STAR TV中文台信号停止播出。同时,在一家酒店的大厅里,刘长乐和张铁林、许戈辉、李辉、陈鲁豫、窦文涛、柯蓝、庄泳、梁永斌列队站定,宣布凤凰卫视正式开播。


开播的第二年,凤凰卫视就开始不断“挑大梁”,陆续组织“飞黄”直播,直播香港回归、“9·11”事件、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莫斯科别斯兰人质等等。随着这些大事件中,凤凰卫视声名鹊起,也招揽、培养出了一众知名主持人、记者。


除了许戈辉、李辉、陈鲁豫、窦文涛、柯蓝、庄泳、梁永斌等人外,那些年在凤凰卫视的培养下,吴小莉、曾瀞漪、闾丘露薇、卢宇光、胡一虎、董嘉耀等人名噪一时。这是凤凰卫视成功的秘诀之一,主打“三名战略”——名主持人、名评论员、名记者。


名主持人方面,少不了提及凤凰卫视的谈话节目,《锵锵三人行》《一虎一席谈》《风云对话》《鲁豫有约》等谈话节目影响深远,可以说是直接构筑了一代中产的精神世界。


窦文涛主持的《锵锵三人行》,可以说创造了谈话节目的“神话”。制作成本极低,就三把椅子,两杯茶,天上地下,海外国内,鸡毛蒜皮,明星八卦,凭借主持人窦文涛和嘉宾的嘴皮子,竟然说得妙趣横生,收视率超好,至今还影响深远!


胡一虎主持的《一虎一席谈》则采用辩论的形式,就国际时事进行辩论。胡一虎的快节奏非常带感。还有董家耀的《军情观察室》,语速超快,让一票观众,特别是男观众简直有种听“参谋长”汇报军情的超强代入感。


而陈鲁豫的《鲁豫有约》则以邻家小妹妹的倾听风格,走起了回忆历史,与心灵对话的文艺路线。最初的《鲁豫有约》有着浓厚的历史文化氛围,以嘉宾个体记忆的方式来回顾共和国的某个历史发展阶段,逐渐建立了良好的品牌声誉,拥有稳定的收视群体,栏目定位与凤凰卫视的品牌定位吻合,走高端路线,很快成为凤凰一档颇具代表性的栏目。


名记者方面,则有吴小莉、卢宇光、闾丘露薇、曾瀞漪等人。


拿吴小莉来说,当年她在全国两会被朱镕基总理点名,直接促使港股飙升。


1998年3月,全国两会的新闻发布会当天早上7点,吴小莉早早地来到人民大会堂找位置,希望得到举手提问的机会。记者招待会开始后吴小莉连续举了4次手,负责“点将”的主持人王启人却始终没点上她。在记者招待会时间过半时,新闻官点了一位俄罗斯记者发问,吴小莉立刻低头准备要记录同行的提问内容,这时耳边突然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你们照顾一下凤凰卫视台的吴小莉小姐好不好,我非常喜欢她的广播。”说话的人正是新任总理朱镕基。


凤凰卫视时任行政总裁刘长乐回忆说,当时他一边盯着电视一边盯着股票电脑,朱总理刚回答完吴小莉的问题,股票屏幕上奇迹出现了,香港股市指数迅速上升,100点,200点……当天下午香港股市涨了340点。


此外,凤凰卫视对战争的独家报道,也成就了一批著名的战地记者。


2001年11月,阿富汗战争开始,凤凰卫视决定派人前往采访,闾丘露薇率先报名,这是她第一次的战地采访,同时也成为第一位进入阿富汗的华人女记者,此举让许多观众记住了闾丘露薇这个名字,甚至得到了朱镕基的关注。一时间,闾丘露薇成了“战地玫瑰”。


2002年10月,莫斯科发生别斯兰人质危机,凤凰卫视总裁办公室接连收到卢宇光发来的传真。他几次“请战”,他认为这是一个机会。他想展示一下能力!凤凰卫视当即任命他为驻俄特约记者,全权负责一线报道。


现场直播可不容易。刚亮相时,卢宇光的语言和角度都很到位,时间长了,没有那么多新信息,便考验了他的沉着与机警。香港的主持人没话可说时有退路,一句“听听卢宇光……”便把画面切过去。卢宇光没有退路。他必须滔滔不绝地“报道”,不能冷场。没想到卢宇光常能做出“无米之炊”。第二天,电视屏幕显示,他已是凤凰卫视驻莫斯科记者。第三天,卢宇光已连续播报30多个小时,连饿带累,一度晕倒在现场。此刻,屏幕的称谓又变了:凤凰卫视驻莫斯科首席记者。3天之内,卢宇光"连升三级"!


总之,2001年的“9·11”袭击事件与2003年伊拉克战争的大量直播,使得凤凰卫视一跃成为世界级媒体。从此,凤凰卫视朝专业新闻台方向靠近,开始标榜其新闻客观与公正,对外宣传其新闻客观与独立。


名评论员方面,则有曹景行、阮次山、何亮亮,作为中国电视屏幕上最年老的时事评论员,此三人被吴小莉称为凤凰卫视的“家有三宝”。这在靓女美男占荧屏主流的中国电视界,已成为异数。


1999年,凤凰卫视在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后,推出“中国人今天说不”特别节目,曹景行就是被直接推到前台救急的评论员。


另一著名评论员则是阮次山。在《时事开讲》里面,阮次山俨然成了黄面孔的“克朗凯特”,他出身海南,在中国香港、台湾与美国都待过,累积许多人脉和消息来源,听他描述历史大事的内幕,仿佛他就在当事人身旁,目睹一切经过。2004年,阮次山专访美国国务卿鲍威尔时,促成鲍威尔公开宣称美国坚持奉行一个中国政策的表态,称台湾没有作为一个国家所拥有的主权。台湾股市因此大幅下跌。


还有一位较为年轻的是何亮亮。何亮亮是“三老”中最年轻的一位,他的电视语言能力有超常的表现。至少在几位评论员中,他的语速、节奏有新闻感。加上“长相讨喜,颇有人缘”。


1997年年底凤凰卫视的几个高层研究互联网,认为建网站是对落地局限的凤凰卫视一个极好的补充。1998年,凤凰卫视推出了其附属官网——凤凰网(域名为:www.phoenixtv.com)。


随着兵强马壮的逐步发展,2000年6月30日,凤凰卫视控股有限公司成功在香港创业板挂牌上市。

 

·凤凰不太成功的新媒体布局

 

随着网络的普及,凤凰网的新闻和让凤凰卫视“变相落地”的视频,使凤凰高层对网站越来越重视。2005年,刘长乐提出要建立一个全媒体集团,并且首次提出凤凰要发展全媒体战略,计划将凤凰卫视打造为多元化经营的全媒体集团。这是凤凰卫视在媒体转型时代所采取的重要战略举措。


2011年11月,凤凰高层开会,刘长乐在发言中说:“全媒体实际上就是生物链、价值链,使我们赖以生存的、能够生存得更好地唯一选择,否则,我们下一步很可能生存不下去,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们要建立一个机制,全力推动这件事。”


这一年刘长乐60岁,他想在60岁的头一天把这事做了,对大家有个交代。


虽然对全媒体的解释仍然莫衷一是,但其终极必然是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有机融合,其意义不外乎两个字:到达。到达就是胜利。谁能最高效,最精准地到达谁就是最大的赢家。


按照刘长乐的战略布局,凤凰当时的全媒体战略构想如下:


1.章鱼计划


章鱼有8个腕足,俗称八爪鱼。凤凰借助这个形象,于2010年开始,在先前“全球新闻供稿平台”的基础上,将卫视的后台业务系统和新媒体系统进行互联互通,并从纵深层次整合传统媒体以及新媒体业务相关的后台系统,实现信息共享。凤凰总部是章鱼褦襶,世界各地的记者站和凤凰网、《凤凰周刊》等品牌资源形成8个甚至更多的触角,然后把现有的新闻资源、内容资源完成信息汇总、整理、融合、检索等方面的提升。


2.占领终端


有效地到达各种终端才是媒体信息传播的最终目的,特别是移动终端。“凤凰终端研发”已经通过手机凤凰网、苹果Ipad、凤凰新媒体视频直播等方式落地并到达用户,还利用品牌知名度与有实力的厂商联合研发凤凰自主品牌终端,推出凤凰自主品牌的智能手机、掌上电脑、智能电视机,通过凤凰的云平台,实现内容和终端的紧密结合,将自己的高品质内容推送给最终用户。


自2014年以来,累计对“一点资讯”投资约7000万美元,成为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2014年,“一点资讯”成功跻身国内用户覆盖率第五的资讯新闻移动应用之列。


凤凰控股“一点资讯”后,将凤凰客户端、凤凰视频客户端、凤凰移动网站、凤凰FM客户端等产品与“一点资讯”打通,形成一个绝大的移动新媒体联盟。


3.更强大的内容创新


刘长乐在公司内部推广全媒体的理念费了很大的劲儿。他要把全媒体意识,变成公司上下的一种自觉行为。在品牌营造方面,凤凰卫视只有超越自己、颠覆自己才能创造新的奇迹。


内容是能够是全媒体的生物链、产业链、价值链真正串联在一起,产生叠加效应的东西。因此,除了继续加大内容制作方面的投入,还要考虑引入更多青年才俊,引入发达国家的电视节目模板,实现形式上活泼,思想上深刻。


然而10年后的今天再来看刘长乐的全媒体战略布局,一些事情的发展最终还是与最初的部署南辕北辙。


2015年,在凤凰增持“一点资讯”34.8%的股份后,福布斯中文网称,“一点资讯”对“今日头条”的威胁最大。凤凰对“一点资讯”的增持,将让“一点资讯”迅速成为移动新媒体中的一匹黑马,同时也将掀起一场移动新媒体的武林大战。


谁也不会想到,仅两年后,凤凰卫视就将旗下所持一点资讯约为32%的股份出售,手中仅剩余5.63%的一点资讯股份,基本上已经放弃对后者的控制权。


如今,今日头条已经成功破圈,而往日热闹一时的“一点资讯”已经泯然众人矣。


凤凰卫视、凤凰网、凤凰新闻端的影响力不可与往日相提并论,曾经的“黑马”——“一点资讯”也已嫁作他人妇,刘长乐希望打造的“绝大的移动新媒体联盟”终究落空了。


但不能因为不太成功,就否认凤凰此前的全媒体努力。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说过,“只有那些永远躺在坑里从不仰望高空的人,才不会掉进坑里”。

 

·凤凰卫视的衰落原因

 

为什么后来凤凰卫视淡出了我们的视野呢?


第一,渠道限制,新媒体冲击


都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技术革命的潮水不仅有建设性,还有强大的破坏性。当不了弄潮儿,就得被淹死。


受制于国家的媒体管理政策,凤凰卫视旗下的多个频道在内地一直不能全面落地,只能进入珠江三角地区的城市有线网络和全国三星级以上的涉外酒店。


中国市场蕴含着巨大能量,就连传媒大亨默多克都数次前往中国寻找投资的机会。他知道吃下这个10亿电视消费者的庞大市场,就是一只虾米也会变成超级巨鳄。


与此同时,从2000年开始,受新媒体的冲击,国内外的电视栏目收视率都在下滑。2012年美国有线电视黄金时间段收视率普遍下降,CNN减少36%,BBC减少11%,FOX下降5%。凤凰卫视自然受到了冲击。


尽管凤凰网站到了国内门户网站的首排,但对于广阔的海外市场来说,凤凰卫视流失的用户却越来越多。


新媒体崛起,网络媒体的崛起让电视等传统媒体优势不再。世界上任何地方发生了重大事件,大家从社交和网络媒体上第一时间就能获得,不再需要一定看电视。凤凰卫视这样以新闻立台的优势就被打破,已经不复存在。


第二,内地电视行业兴起


随着技术和生产理念的提升,有落地优势的内地卫视节目也开始注重包装,开始做大型节目,也培养出很多电视主持明星,相比凤凰卫视不仅差距缩小,甚至出现赶超之势。凤凰卫视的节目吸引力逐渐减少。


第三,主持人流失严重


一代名主持的离场,让凤凰卫视损失惨重。阮次山已作古,鲁豫带着《鲁豫有约》出走,窦文涛与优酷合作《圆桌派》在网络播出,许戈辉后来基本上处于半退休的状态。


旧的人才走了,新的人才也没培养起来,节目质量随之严重下降,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第四,固守新闻,娱乐内容少


CTR公布的“2020年省级以上广电机构网络传播力总榜单”显示,38家省级以上广电机构网络传播力榜单显示,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湖南广播电视台和浙江广播电视集团分列前三名。除了总台以外,湖南广电和浙江广电都是娱乐综艺节目的大制作和播出平台,收视率也多由这些综艺节目贡献。


与此同时,凤凰卫视一些新闻节目,也越来越无法提供不一样的解读角度,也导致其用户流失,增长乏力。

 

·凤凰待涅槃

 

圈内人认为,在有关方面的支持下,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是大概率事件。


尽管目前凤凰遭遇了短暂的困难,但作为一个从创业之初的3个人,发展到拥有员工3000人的全媒体集团。凤凰卫视的节目覆盖了全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全世界有7亿以上的人群可以收听、收看凤凰卫视的资讯,而且其全媒体布局还是有很良好的基础。


如此强大的影响力和其基因里流淌的独特创新、开放包容、以人为本、追求卓越的核心价值观,就是其下一次涅槃的底气。

分享到:

  • 至少输入5个字符
  • 表情